资助育人

  • 龙晓怡:用平凡师爱,弹奏育人乐章
  • 发布时间:2022-06-20    浏览数:1502
  •         编者按:德国哲学家雅思贝尔斯在《什么是教育》中说:“教育就是一棵树摇动一棵树,一朵云推动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宜昌市粮食幼儿园教师龙晓怡,以春风化雨、润物无声的教育情怀,三年来默默陪伴、守护、引导一个父母“失聪、失语”残疾家庭的孩子,在践行资助育人、助力孩子健康成长的同时,自己也收获了满满的成就感。现将龙晓怡老师的感悟刊发,供各地各校学习参考。

          

             5月5日,立夏。

            宜昌市粮食幼儿园的礼堂里,正开展着一场师德事迹演讲。舞台上站着一位身材娇小、青春活泼的年轻女老师。她叫龙晓怡,是宜昌市粮食幼儿园的一名普通主班教师,从事幼教工作近十年。此时,她正面对20多名在园教师,娓娓讲述着自己资助育人事迹。一个个平凡、真实、感人的瞬间,犹如一汩汩清泉缓缓流淌,滋润涵养着每位老师的心田。

     

    初遇

            她叫朵朵(被资助幼儿化名)——白云一样纯净的名字。记得,那是幼儿园新生入园的第一天,她背着小书包,沐浴着九月的朝阳,迈着蹒跚的步伐,懵懵懂懂地走进了幼儿园大门。初次遇见,她的脸上尽是好奇和疑惑,看着她圆溜溜的脑袋,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的长睫毛,我想:这个像洋娃娃般的小女孩真可爱!可是,仅几天的相处,我就发现了她的“与众不同”,同样才上幼儿园,有的小朋友因分离焦虑嚎嚎大哭,有的小朋友因接触新环境异常兴奋,有的小朋友咿咿呀呀说个不停,只有她表现地格外特立独行、沉默不语,即使我用最好玩的玩具和最有趣的游戏也无法搏她一笑,凭着我多年的教学经验,朵朵的这份“漠然”非同寻常,我决定通过家访一探究竟。

     

    靠近

            那天放学后,我们三位老师如约来到朵朵家,正因这一次到访,我了解到她特殊的家庭环境:爸爸妈妈因年幼患病导致失聪、失语,均是持有一级残疾证的聋哑人。朵朵与父母、奶奶4口人蜗居在棚户区近50平米的瓦房里,爷爷在老家照顾年近百岁的高龄老人。为了维持一家人的生计,爸爸和年迈的奶奶扛起了生活的重担,成天忙碌在狭小的廉租擦鞋店里。当时我就在想:父母无法与孩子进行正常的口语交流,只能用手势来传情达意,在这样缺乏正常语境的环境当中,她的口头表达和交往能力发展该是面对怎样的困难啊?这也让我彻底明白,为什么在幼儿园她总是表现得那么沉默和特立独行,因为她的理解能力和表达能力远低于其他孩子。

            那次家访结束已是天黑,一个多小时的交流让我心情异常沉重,走在回家的路上,望着城市的万家灯火,我在思考:幼儿园本是一个充满欢声笑语的乐园,在这稚嫩的年龄,她的脸上应时常挂着灿烂的笑脸,也理应享受同伴之间嬉戏玩耍的快乐,感受集体生活的多姿多彩。可能是受家境环境影响吧,她惯用沉默回应身边发生的一切,没有手语,她很难理解同伴和教师表达的内容。所以,面对幼儿园这个全新的环境,朵朵也许会感到艰难和无助吧?身为教师的我又怎样才能帮助她呢?我陷入了沉思,同时也深深感受到作为一名教师的职责和使命。回到幼儿园,我暗自下定决心:在她成长的道路上,我一定会呵护她幼小的心灵,尽一切可能帮助她成长。

     

    守望

            那年九月,幼儿园里的桂花开得正盛,香气袭人。国家学前教育资助工作进行地如火如荼,这真如一场及时雨!随着幼儿园宣传申报工作的持续推进,日子一天天地过去,但却没有等到朵朵家的申报资料,这是怎么回事呢?带着疑问我们第二次来到她的家,利用这次家访,我们再次向奶奶仔细宣讲学生资助政策,鼓励奶奶帮朵朵申请资助。奶奶不怎么识字,也不会写,对此听得一头雾水,眼神中满是焦急和无助。为了朵朵家能顺利申请,我又赶紧与孩子的姑姑取得联系,从如何填写申请表到怎样收集申报材料,我事无巨细一一告知,并全程参与协助。最终,朵朵家的申报材料顺利通过审核!我是真心地为她感到欢喜。

            三年来,资助政策的宣传、推进和落地落实,着实缓解了朵朵家庭在入园就学上的经济负担压力,让她切身感受到了党和国家给予的关怀和温暖,身为班主任,我打心底地为她高兴。如果说国家资助政策的利好在物质层面上确实给予困难儿童帮助扶持,那么儿童精神世界(身心健康成长)的呵护与关爱则是我们教师义不容辞的责任。曾经听到过有人这样描述公平,说公平是给不同条件和资质的人不同高度的板凳,让他们都能够站在板凳上,透过窗户看到满天繁星……而朵朵,无疑是目前班级里那个“个头儿”最矮的一个。于是,一个“偏私的决定”从心底蹦出,那就是我将在朵朵身上倾注更多的爱。

     

    陪伴

            还记得小班这一年,朵朵每天都会尿裤子而且从不告诉老师,大便拉到裤子里也不吱声;她不吃饭,即使老师使出浑身解数也无济于事;午睡时,小朋友都进入了梦乡,她仍然坐在椅子上抠弄手指甲或望着窗外静静发呆;起床时,小朋友都在开始吃点心了,她依旧躺在床上大大的眼睛写满茫然,最棘手的是自进入幼儿园她就一句话都没说过,学期过一半,她唯一的改变就是不再哭鼻子了。说实话,她这样的孩子还是头一次碰到,这让我十分的焦急和担忧,同时我也默默告诉自己:别着急,静下心,每一朵花儿都会开放,只要不放弃一切都会越来越好。为解决如厕,我就不厌其烦地教她说“我要上厕所”,鼓励她大胆表达如厕意愿;为帮朵朵正常就餐,我与班里老师轮流换着“招式”哄她,把饭菜喂到嘴边,看着她一口一口咽下;朵朵难以入睡,我就把她搂在怀里轻轻地拍打着哄着直到睡着;朵朵不爱参与其他同伴交流,我就用眼神鼓励她走进同伴,并拉着她与小伙伴们一起嬉戏玩耍;有时候,她无法专注融入集体活动,我就耐心陪伴,并寻找她感兴趣的事情加以引导。我坚信我的这份执着可以呵护朵朵内心的自尊,帮她建立同伴交往中的自信,让她变得跟他们一样活泼可爱,脸上的笑容像春天的花儿一样芬芳。

            那天清晨,迎着暖阳,她向我飞奔而来,我得到了一个温暖的拥抱和一个甜甜的吻,朵朵开心地说:“老师早上好!”一声迟来的问候,让我心里顿时涌过一阵暖流,这是朵朵第一次开口说话,也是我们第一次热情相拥,心的距离更近了,这个独一无二的拥抱成为了我那天快乐的源泉,也更加让我坚信,教育就像细雨,无声地滋润着孩子的心灵。小班这年,朵朵学会了如厕、就餐、午睡。这年结束,朵朵在各方面发生了巨大变化,在有一次放学时,奶奶激动地拉着我的手反复说着感谢,眼中闪烁着泪花……其实,我的内心也很想对孩子说:感谢陪伴,让我们一起进步和成长。

     

    蝶变 

            疫情结束,迎来全面复课复学,朵朵也升入了中班,她在语言表达和理解能力上与同龄孩子仍有较大差距,活动中基本不与同伴和老师交流互动,经常独来独往,我看在眼里疼在心上。人是社会性产物,因此离不开社会性交往,口头表达是社会交往中最基本的工具和途径,提升幼儿社会性交往的能力,表达欲望和表达能力尤为重要。为此,我将本学期班级教学工作重点放在语言领域。我知道,这是一场关于爱和付出的持久战,朵朵从出生就注定接受父母沉默的爱,所有成长的快乐和烦恼都没有办法第一时间得到父母的回应,我愿在这场“战役”里,成为她可以表达爱并第一时间给予回应的“老师妈妈”。

            语言的培养是一个长期积累的过程,所以我经常蹲下身来和她说话,告诉她不要急,慢慢说;其次,我经常用眼神鼓励她在与同伴交流时作出回应,当她回应对方时,我会竖起大拇指告诉她表现的真棒;最后,我常在班级开展听儿歌唱儿歌,听故事讲故事的活动,鼓励朵朵在同伴面前大胆展示自己。这一坚持就是两年,班级里每天一个小故事,与她一对一交流,从未间断。开始时朵朵只是睁着大大的眼睛,皱着眉头疑惑不解的盯着我,一言不发,这样的情况持续了许久,一次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了朵朵身上发生了喜人的变化。

            那是一次户外活动,我和班级里的几个孩子正在玩抛接球,朵朵只身伫立在操场远处,孤零零地看着我们。隔着老远,我挥着手对她说:“想玩吗?过来我们一起玩啊!”可她听到我的邀请却跑开了。我向来是尊重孩子们选择游戏的意愿和权力,没有执意继续邀请,当我们再次开始游戏时,我的余光瞟见她站在操场另一头,眼神始终追随我们从未离开,我想她的内心是渴望参与其中的吧。游戏中,我有意“失手”将球扔偏,球落到地面滚到朵朵脚边,大家和我的眼神同时聚焦到她身上——多么好的教育契机呀!我大声喊道:“朵朵你能帮我把球送过来吗?”只见她歪着头,皱着眉,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看我又看看球,看她犹豫不决的样子,我乘胜追击:“朵朵请你帮我把球送来好吗?”这次她小心翼翼地抱起球走向了我们,拿到球我轻声对她说道:“朵朵,谢谢你!”让我惊讶的是她竟开口说出“不用谢”。随后,朵朵与伙伴们玩着抛接球,嬉笑声欢呼声连成一片在操场上空盘旋。游戏中,她虽稍显腼腆,但灿烂的笑容一直挂在脸上,整整一个上午,我的心里被蜂蜜一样的东西填满……

            在此之后,朵朵开始尝试和同伴老师对话交流,虽然表述内容形式单一匮乏,但已经可以进行简单的意愿感受表达,虽与班里其他孩子不能比,但较其自身已经有了质的飞跃。

            为了更好帮助朵朵成长,三年里我们多次有针对性地进行家访,用纸和笔搭建家园共育沟通的桥梁,常通过微信、幼儿成长手册等方式,向朵朵的母亲及时地反馈孩子在园成长中的点滴变化。现在的朵朵不再像以前独来独往了,她和妈妈的脸上时常都挂着幸福的笑容,妈妈还常常在微信中表达对我们的感激:“很幸运遇到咱们幼儿园,遇到我们这群富有责任感和爱心的好教师 !”这是对我们教师工作的充分肯定,亦是对我们幼儿园的最高赞誉。

     

    因为爱,所以爱

            在我们生活的周围,与朵朵相同或相似境况的家庭还有许多许多,或家境经济贫困,或自身先天缺陷,或成长环境骤变等等,这些都很容易导致孩子在心理上产生自卑自闭,进而影响和阻碍人一生的发展。当下,国家学生资助政策好,能有效减缓贫困家庭的实际困难,真正帮助那些迫切需要帮助的群体;扶困需扶志,但是如何扶志,作为教育工作者,我们更需关注孩子成长中的实际困难和发展需求。身为教师的我们更要将资助和育人有效融合,在幼儿精神成长层面给予更多的关爱与呵护,把爱献给孩子,用真情真心温暖孩子,用实际行动传递关爱,将资助育人落到实处,实现全过程育人。

            身为平凡的幼儿教育工作者,我时常会因为孩子们的大声哭闹而头疼不已,我也时常会因为孩子们不听话而心力交瘁,但是孩子一个可爱的笑脸,一句真诚的感谢,一次次突破自我的进步,让我充满了幸福感和成就感。作为班主任我力求把“情怀与温度,身教与言教”渗透到班级保教工作之中,在每日的教育教学活动中,成为孩子的老师妈妈,了解关心每一位孩子,尊重每位孩子的个体差异,帮助每位孩子建立自信、收获成长。真正的教育是心与心之间的沟通,是情与情的融合,我们应该保持平和的心态,让平凡的工作变的更有意义,用耐心帮助这些孩子逐渐完善自我。只要我们用一颗包容、关爱的心走进他们,聆听他们,用平等的态度尊重他们、善待他们,就一定能够叩开他们的“成长之门”,目送他们的人生之路越走越好。

            敬业为起点,乐业是归属,在资助育人的漫漫旅途中,有汗水,有艰辛,但收获更多的是陪同孩子们成长的更为持久的一种幸福。从教近十载,虽一路少有鲜花和掌声,但看到孩子们纯真稚朴的笑脸和不断成长的步伐,令我对这份平凡的工作充满信心、饱含力量,也让我真正体会到人民教师这份职业的伟大与自豪。未来的从教生涯,我愿以平凡教师的平凡之爱,继续弹奏育人乐章,陪伴每一个孩子走过幸福的童年时光。(撰稿人:龙晓怡)